????环顾酒馆内,人头攒动,红火的生意并不能让杨脸上的线条变得柔和,相反,他现在看谁都像是探员。

????尽管杨也知道这是一种应报的,要让他丝毫察觉都没有,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如果不是分局的人打过招呼,那这里面的名堂就多了。能让地狱厨房的帮派大佬们不敢随便透露理由的,很可能打招呼的人就是这片地盘的巨佬。有的帮派会配合警察,有的帮派就不怎么鸟探员,但他们都丝毫不敢得罪真正的话事人,毕竟不把巨佬的话放在心里,那真有可能全家丢命的。

????“地狱厨房的掌权者……手合会高夫人?”杨调出相关情报看了看,冷笑道,“还真巧了,看来今晚是得去凑个热闹了,不然看我整天笑眯眯的,人人都以为我是容易欺负的好好先生了?”

????给花太郎打了个招呼,让他今晚早点关门,杨转身回到酒馆后厨,进入地下室。

????“涅茧利,战甲调试的怎么样了?”

????“不是说我做研究的时候不要打扰我……嗯?”涅茧利看了眼笑得奇怪的杨,惊讶道,“难得见你这身杀气,倒是蛮新奇的。”

????杨的眼睛弯成月牙,眯眯眼,嘴角咧得极大的弧度,唇线抿成夸张的半圆,整张脸好似一副诡笑的面具。

????“啊,确实有点手痒了。”

????“战甲还在调试,不过上次你让我做的小丑套装倒是做好了,”涅茧利提醒了一句,“注意控制自己,你现在的状态很容易引发不良后果。”

????“明白了。”

????穿上奇怪花哨的服装,戴上假发,给自己化了个浓妆,配合那张诡异的笑脸,杨现在真有几分小丑的癫狂感。

????杨从暗道离开酒馆,涅茧利琢磨着:“应该不会出问题吧?每当他进入那个角色时状态是最不稳定的,容易失控……嘿,有抑制器在,只要灵王没问题就行了,死多少人关我什么事。”

????夜色中一个孤独的小丑在街头摇晃着,走三步,跳一跳,旋转半圈,手舞足蹈,诡异的是,仿佛没人注意到这个异常的家伙。

????杨朝着盲人面粉厂前进,看着警笛声呼啸的警车,咧嘴笑道:“今晚很热闹啊,买家黑吃黑?还是卖家自导自演?又或者警民一家亲?太有趣了!”

????杨弯腰捂着嘴,努力克制自己,身体忍到颤抖。

????笑声却从指缝间漏出来,越发放肆,嘴角咧得更加夸张,仿佛沉浸在小丑的角色中,完全忘记了涅茧利的叮嘱。

????“不好……不能笑出来……咯咯咯、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美妙的夜晚!来点疯狂的吧!”

????灵压爆发,杨顾不上隐身装置能不能遮掩住,一跃至空中,也不管是不是惊世骇俗,就在夜空之上奔跑起来。

????另一边,盲人面粉厂内。

????高夫人正在接待兰斯卡霍夫兄弟。

????“大胆的想法,天才的设计!我是有听说过您的面粉厂,不过亲眼看见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弗拉基米尔望着一群盲人进出清洁消毒,走上岗位,整个人兴奋不已,“谁能想到一家合法经营的食品加工厂内居然才是所有嗨咯因的货源?”

????“高夫人!您真是太了不起了!”

????两兄弟一边惊叹,一边不时参观,心里对做成这笔生意更加有把握了。

????高夫人依旧是和蔼的微笑着,等翻译把弗拉基米尔的话翻译成中文,演足了戏,才开口道:“你们满意就好,毕竟空口无凭,我想,让你们看一看,也许会更有信心。”

????“满意!十分满意!我原先还惴惴不安,毕竟让金并先生屈尊亲自前来,实在是冒了很大风险。但是我现在十分庆幸我说服了他!他应该来看看!这么周密的安排,我们的生意不应止步地狱厨房或者纽约,应该享誉全美!”

????兰斯兄弟有些高兴的癫狂了,恨不得冲上去抓一把那白花花的粉末,在他们眼里,那已经不是粉了,是绿油油的美金!充满油墨香、能够体验人间天堂的美金!

????高夫人矜持地笑着,提醒了一句:“金并先生,有说过什么时候来吗?”

????“哦、对对对,我得赶紧联系一下金并先生,不,我亲自去接他,这样才有诚意……”

????“不用了。”浑厚的男声响起。

????魁梧巨大的身躯给了众人极大的压力,连高夫人都忍不住眼角一跳。

????这个6英尺7英寸、有450磅的巨汉,浑身肌肉将特制西服撑得鼓鼓的,视觉上的冲击给在场众人恐怖的压迫感。这样仿佛凶兽一般的男人,手里拿着手杖,行走的步伐间却给人一种优雅的感觉,好似走来的不是一个人形怪物,而是一位彬彬有礼的绅士。

????“您、您怎么突然来了……我都还没去接您……”

????尽管见过很多次,兰斯兄弟仍然很不自在,直面金并就像有人扼住了他们的咽喉,惊人的气势让他们喘不过来气,总是莫名的紧张不安,仿佛自然界中的草兔被远古恐龙盯着,完全吓痴傻。

????高夫人心中暗赞,满眼欣赏之色。这就是纽约最大的黑帮皇帝?果然非常人之相,连我都被他浓烈的气势影响到了。

????“不必,我只是依约而来,”金并看了看腕表,“守时,是一个生意人良好的教养。”

????金并看向高夫人,两人的身高差就像是巨石与鸡仔,金并颔首致意,客气道:“这位就是高夫人?久疏问候。能够有幸受邀参观您的工厂,实在是宝贵的机会,我已经开始期待这次美妙的合作了。”

????高夫人偏头看向翻译,翻译结结巴巴转述金并的话。

????金并微皱眉头,依然保持谦逊有礼。

????“金并先生,客气了,老年人年纪大了,学不了英文咯,还请不要见怪。有金并先生你在,我想我可以放心地把生意交给你们了。”

????听了翻译的话,金并的表情舒缓几分。

????高夫人却朝着兰斯兄弟笑道:“今天来,只是给金并先生交个底,兰斯你们俩把这批货拿走吧,就当是给亚一个交待,出了这个门,我不会再接受任何补偿要求。”

????“嗯?真的?”兰斯兄弟很惊讶,正发愁和亚历山德拉那边毁约后怎么交待,这边高夫人居然好心给了补偿?

????“不过你们还是得按上一批的价格付给我些养老钱。”

????“应该的。”

????兰斯兄弟丝毫不慌,只要手里有了货,他们有的是办法让亚历山德拉不追究他们,说不准还能小赚一笔。

????这么一想,两兄弟看向高夫人的眼神都亲切多了。高夫人回以微笑,笑容有些怪异。金并若有所思地瞄了高夫人一眼,心中有了退出的想法。

????“既然如此,请吧。”

????兰斯兄弟也不含糊,立刻让手下装箱上车,签下高夫人手里的账单,还一脸感激。

????送走了兰斯兄弟,一直沉默的金并突然道:“高夫人不想合作,知会一声就好,何必要做到这种程度呢?”

????高夫人忽然阴笑一声:“你看出来了?”

????“我出行前,特意打探了nypd的消息,一切正常。现在想想,最正常的出勤反而是最不正常的。兰斯兄弟应该完蛋了吧?”

????“不愧是金并先生,”高夫人拍着巴掌,“如果不是最近那个什么蝙蝠侠、小丑,弄得手合会损失不小,我也不至于非要吃得这么难看。”

????“我现在是真有点欣赏你了,让我放你一马也可以,拿‘亚’在你那儿的生意来换,如何?跟着我不亏,只要你能挺过这一次,我可以和你正经的合作。”

????高夫人笑得慈祥,金并后槽牙却紧咬住。

????形势比人强,他本就对手合会多有忌惮,现在被兰斯兄弟这俩蠢货带入高夫人的坑里,更是一步错、步步错。

????金并把他俩绞肉的心都有了。

????但他到底是经过风浪的大佬,认真琢磨起高夫人的建议来。

????短期看是自己吃了个大亏,但若能真正建立合作关系,未尝不是好事,一点损失他金并还承担得起,就是把小丑造成的损失都补上,也问题不大。

????钱,可以再赚,对金并来说,这是最不值钱的东西。

????“高夫人……”

????“嗬嗬嗬~撒普锐斯~你们刚刚是在说我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