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荒野自治区,维耶纳市区长办公室里。

????秘书推开门走进办公室,走到胡蜚办公桌对面,小心翼翼地提醒道:“胡区长,记者们已经到齐,咱们该去开发布会了。”

????胡蜚随手将手里的书摔到办公桌上,发出砰地一声闷响。

????一言不发,胡蜚站起身整整脖子上的领带,对秘书问道:“我的形象还可以吧?”

????秘书仔细看过后说道:“没问题。”

????“咱们走吧。”

????胡蜚铁青着脸,跟在秘书身后走出办公室,直接走到办公大楼的小礼堂,进门的一刹那,礼堂内照相机拍照时发出的轻响此起彼伏。

????胡蜚特意放慢脚步,调整表情,让自己看起来很悲痛的样子。

????直接走到台上,胡蜚站到发言席后面,对着话筒,以特意压低的音调和放慢的语速说道:“各位新闻界的朋友,大家好,我是胡蜚。我今天召集大家来,是想为我的儿子胡磊肆意打人的事件表明态度。首先,我要诚挚地向受害人陈道先生表达我的歉意,同时为我儿子残暴殴打他,致使他左眼失明,左臂轻微骨折,以及脑震荡的行为感到深深的羞愧。

????是我这个做父亲的没有管教好儿子,才让他养成这种无视法律,行事肆无忌惮的恶劣品性。我愿意赔偿陈道先生的一切损失,并且即刻前往首都,看望受伤的陈道先生,并当面恳请他的原谅。

????在此,我还要明确表态,对我儿子胡磊所犯下的罪行,我不做任何辩解,一切交予法律来审判。我坚信只有接受法律的制裁,才能让他痛改前非,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我在此替他,也替我们全家,向受害者陈道先生说一声对不起。”

????说完,胡蜚向左边闪身离开演讲席,面向台下大大小小的镜头深深鞠躬。

????鞠躬过后,胡蜚回到发言席。

????会议主持人说道:“下面是提问时间,有问题的记者朋友请举手。”

????主席台下的记者们纷纷举手,主持人指着其中一个记者说道:“这位记者请提问。”

????胡蜚看向那位记者,一眼认出这是自己人《大荒野邮报》的记者,自己在这家报社有股份。

????来自《大荒野邮报》的男记者问道:“胡区长,首先,我在你之前的发言中,感受到你的诚意,也感受到你对自己儿子的失望。我详细观看过网上流传很广的那个视频,最初的时候,我也和其他人一样,对胡磊行凶打人的行为感到愤怒,可是看过几次之后,我发现视频中有很大的疑点。

????视频最初的画面就是胡磊冲上去打人,可是在他动手打人之前,他和陈道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难道他只是和陈道一见面,就冲上去打人,而且下手极其狠毒,还是在电视台,在大庭广众之下,他的行为很不合常理,你对此有什么解释吗?”

????胡蜚对那个记者抛去个赞许的眼神,不慌不忙地解释道:“事情发生之后,我委托了律师去办理此事,胡磊的母亲也亲自前往首都,多次提出与陈道先生见面商量赔偿事宜,却被陈道先生拒绝。

????在此期间,我的律师与爱人见到胡磊,向他,同时也向处理这个案件的警察了解事情的起因。根据我们掌握的材料,胡磊和陈道在动手打架之前,两个人曾经在卫生间相遇,陈道向胡磊挑衅,引起胡磊暴怒,这才头脑发热做出冲动的行为。我无意为胡磊开脱,毕竟不管怎么说,打人都是不对的。我相信有很多人和你一样,想要知道胡磊打人之前,两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两个人一唱一和,意图将风向引导到胡磊为什么打人上。

????接下来,会议主持人按照之前安排好的顺序,又点到一位和胡蜚关系很近,来自《维耶纳时报》的女记者。

????这位女记者起身问道:“胡区长,看过《都市娱乐周刊》的那个视频之后,我们都知道,陈道和胡磊最初的冲突是因为一个叫艾娜娜的女生。我现在想知道的是,那个艾娜娜究竟是胡磊的女朋友,还是陈道的女朋友,陈道与胡磊两个人究竟是谁第三者插足?”

????胡蜚说道:“早在两年前,他们两个人之间第一次发生冲突之后,我们就曾经询问过那位艾娜娜同学,她亲口承认,她曾经是陈道的女朋友,只是后来因为感情不和与陈道分手,又和胡磊谈起恋爱。可是陈道在分手之后对她仍旧是纠缠不清,总是意图和她复合,随后才引发冲突。大家都年轻过,这种事情应该懂得。两年前对艾娜娜的采访,在网络上仍旧能够找到资源,大家可以自行去寻找。”

????接下来的一系列提问,会议主持人成功避开所有和胡蜚不是一个阵营的媒体,专门挑选和胡蜚有利益关系的记者进行提问,一边倒地引导风向,试图将斗殴的起因,全部引导到陈道身上。

????时间飞快过去,会议主持人宣布会议结束。

????胡蜚说道:“对不起,我马上要启程前往首都,亲自探望陈道先生,再见。”

????说完,胡蜚快步走下主席台,向礼堂门口走去。

????记者群中,一个话筒上标着《都市娱乐周刊》字样的男记者,跟着其他记者一起纷纷离场,刚刚走出办公楼,男记者拿出天讯,拨通顶头上司大岛皓的号码。

????“头儿,过程和我们想的差不多,他们果然要往陈先生身上泼脏水,想要把矛头指向陈先生,给胡磊开脱。”

????“没有用的,如果案件发生在大荒野,这个办法还能派上些用处,可是这里是首都,他还做不到一手遮天。”

????······

????首都第二看守所,胡磊迈着沉重的步伐,垂头丧气地走进接待室,抬头张望究竟是谁来看望自己。

????坐到椅子上,拿起话筒放到耳边,胡磊对坐在防弹玻璃对面的艾娜娜说道:“是你啊,我还以为你光忙着出名,不会来看我呢。”

????艾娜娜的脸色比胡磊还难看,失去了往日的光彩与傲气,对着话筒说道:“你这是什么话?你是我男朋友,即使坐了牢也是我男朋友,我当然要来看你。”

????胡磊阴沉的脸上闪过一丝感动,接着说道:“你这段时间还好吧?下一轮比赛快要开始了,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艾娜娜说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怀孕了,孩子是你的,我该怎么办?”

????胡磊被艾娜娜突然扔出来的“重磅炸弹”炸懵了,张口结舌,好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见胡磊只是发呆,艾娜娜催促道:“问你呢,我该怎么办?”

????胡磊这才反应过来,脱口问道:“孩子确定是我的吗?你没搞错?”

????这次轮到艾娜娜被胡磊的反手一击打懵了。

????艾娜娜紧紧地抿着嘴,难以置信地盯着胡磊,直到胡磊心虚地低下头去。

????两行眼泪涌出眼睛,艾娜娜顾不得擦眼泪,气愤地质问胡磊:“胡磊,你说的是人话吗?”

????胡磊不敢和艾娜娜对视,低着头,对话筒小声说道:“你和陈道在一起的时候能同时搭上我,现在和我在一起······谁知道你是不是只有我一个男朋友。”

????胡磊声音虽然小,艾娜娜却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你混蛋。”艾娜娜忍不住心中的愤怒,脱口骂道。

????胡磊抬起头说道:“你说孩子是我的,有什么证据吗?要想让我负责也可以,等我出去之后,咱们给孩子验dna。如果dna能证明孩子是我的我就负责,抚养费我一分钱都不会少给你的。”

????艾娜娜被胡磊彻底气昏了头,只是咒骂道:“你这个人渣,我当初怎么会看上你这样的渣男?”

????胡磊被骂,公子哥脾气发作,毫不示弱地反骂道:“你好意思说我是渣男,你当初背着陈道和我在一起,给他戴绿帽子,你是什么?贱人吗?别那么多废话,敢不敢验dna,给句痛快话。不敢验就滚,老子和你在一起,两年时间进两次监狱,我才是瞎了眼,当初怎么会看上你这个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