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安世从不相信天下间会有巧合,尤其是在这种事涉生死的事情上。

????所以,白日间听到手下捕快提起了“丐帮”两个字后,陆安世就一直在思索。

????他该如何避开所有人的耳目,与这两个乞丐单独见面。

????厂卫的本领他在官场之中听到过许多次,也曾见过不少次。

????哪怕现在他依旧没有发现过厂卫暗探、眼线的存在,他心中也敢肯定,这些鹰犬一般的厂卫暗探,此时肯定已经如恶狼盯上猎物一般盯上了他。

????而且,厂卫说不定已经通过收买、威胁等手段,已经将不少他认识的仆役、皂吏变成了他们的眼线,他若是不做任何防备的话,只怕他前脚刚刚去见过那两个乞丐,后脚这两个乞丐就要被厂卫抓过去严刑拷打。

????就像从不相信天下间会有巧合一样,陆安世也从不相信天下间会有所谓骨头硬到能够撑住严刑拷打而不开口的人。

????在厂卫的手段之下,这两个小小的乞丐,就算再如何嘴硬,只怕最后还是会将他卖了。

????哪怕退一万步,这两个乞丐在供出他之前就已经因为身体受不住严刑而死,他也还是原地踏步,没能将消息传出去。

????那些人肯定还会用出别的手段继续来询问自己,到时候,其中风险肯定要比这第一次要大得多,因为厂卫已经有了经验。

????所以,他必须想到一个完美的办法,一次成功,解决这个问题,也就此杜绝这个随时都有可能爆发,从而要了他全家老小性命的隐患。

????陆安世心中下了狠心。

????只是世上的事情,大都知易行难,何况是这一件陆安世连“知”都不敢说做到的事情。

????他虽然下定了决心,但坐在书房之中,直至子时,他也未能想出一个能够避开所有人耳目的办法。

????。。。

????在陆安世为如何安全的将消息通过两个乞丐送到那些海商手中之时,在牢房之中,两个乞丐也依旧没有入睡。

????牢房之中的恶劣环境并不是主因,作为乞丐,比这恶劣多的情况他们都曾经历过,至少为了防止犯人逃跑,这牢房不会连房顶都没有,连雨水都无法阻挡。

????牢房之中,人多嘴杂,二人都没有开口,只是听着彼此的呼吸声才能确定对方和自己一样迟迟没有入睡。

????。。。

????而相比起陆安世的担忧,这二人心中的担忧更加强烈。

????毕竟陆安世就算这一次失败了,只要不被抓住确切的证据,那他就还有下一次机会。

????但他们二人若是这次失败了,只怕生命也就要随之走到尽头了。

????只是和陆安世比起来,他们就算担忧也只能被动的忍受着,因为作为死囚,身处大牢的他们,就算能有什么办法,也根本没有一丝一毫施展的空间,他们只能将希望完全寄托在陆安世身上。

????可兄弟二人到现在依旧还不敢确定。

????陆安世真的已经察觉到他们真实的身份了吗?

????就在这份不确定的担忧之中,这一夜终于过去了,可第二日依旧没有什么动静之后,二人心中便已经有了不详的预感。而一连三天过去,陆安世仿佛已经将他们忘记一样,再也没有任何动作,二人彻底陷入了绝望。

????。。。

????陆安世仿佛将两个犯了杀人大罪的犯人忘到了脑后,这种事也不由的让陆安世的师爷关鹤年颇感奇怪,他原本还以为陆安世这么做是有什么深意,但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他实在是有些忍不住了,在第三日傍晚,终于决定去问问情况。

????“明府。”

????“哦,鹤年啊,这么晚前来可是有什么急事?”

????陆安世面上神色如常,但内心之中却松了口气。

????‘总算是将你给等来了!’

????“嗯,这个吗,”

????关鹤年沉吟了一下,观察着陆安世的神色,发现他脸上神色如常,似乎的确是已经将那乞丐兄弟俩忘到了脑后,才斟酌着问道。

????“明府这几日可是有什么要事需要处理?”

????“鹤年何出此言?若是有要事,我怎么会不请鹤年你来帮我参详一二呢?”

????“那,不知明府可还记得之前前来投案的那乞丐兄弟二人?”

????“嗯?”

????陆安世皱起眉头,装出思索的模样,继而一脸明悟,脸上的尴尬一闪而逝。

????“啊,那对乞丐兄弟啊,本府自然是记得的。怎么了?鹤年对那兄弟二人罪责的判罚可是有什么建议?”

????看到陆安世脸上一闪而过的尴尬,听到他自称“本府”的关鹤年,已然明白,自家这位知府大人是真的把这件事忘到了脑后,此时经他提醒后才想起。

????不过,知道归知道,关鹤年也不会去戳穿陆安世的掩饰,作为师爷,他的酬劳、地位全都寄托于对方身上,自然不会做出令对方感到不快的蠢事来。

????“明府乾纲独断,学生不敢越俎代庖。”

????关鹤年立刻顺着陆安世的话说道。

????“学生只是觉得那兄弟二人也是可怜人,因为被那些恶乞长期欺负,才被迫奋起反击,不甚失手杀人,杀人之后,虽说是因为害怕被报复才前来投案,但也总算得上是自首,明府不若免了那兄长的死罪,判其与其弟一同发配琼州,如此一来,既保全下了两条性命,也能让明府得到一个爱民如子,视民如伤的美名,岂不是两全其美?”

????“嗯。”

????陆安世捋着胡子,做出一副思索的模样,但内心之中,早已有了决定。

????“鹤年所言深得我心。不过,若是本府没有当堂宣判,只怕那些城中民众会在背地里觉得本府是徇私情啊。”

????陆安世别有深意的看了关鹤年一眼。

????“学生明白。”

????关鹤年跟随陆安世多年,如何还能不知道他这番话的意思。

????“学生回去之后立刻便命人通知附近民众,让他们明日前来观看此次判决,也好让他们明白大人爱民如子、视民如伤的仁心。”

????陆安世没有再开口,只是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关鹤年一脸恭谨的转身离开,陆安世一直平静如水的脸上,笑容却再也压抑不住了。

????站起身来,迈步走回书桌之前,桌上,一张经过他连日打磨的判决文书赫然放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