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不长,法正便被捆绑着带进了刘循的帅帐,这还是两人第一次见面

????虽说连续跟刘备打了十几仗,但阴差阳错,两人始终没有机会见面。

????法正这些日子一直留在涪城,如果不是法正主动前来,恐怕只能等到兵临涪城的时候,两人才能见面。

????法正身高不足七尺,挽着发髻,外包方巾,腰系丝绦,外罩白中透黄的氅衣,一身华丽的装扮,脸上看,一对稀稀松松的眉毛,小巧玲珑的元宝耳朵,瘪鼻子,大厚嘴唇,样子平平无奇,但却生就一双又大又圆的大眼睛,两眼炯炯有神,透着一股精明的锐气。

????瞅着他端详了几眼,刘循摆了摆手,“给他松绑!”

????王虎有些担心,“主公!此人出卖益州,背叛先主,罪大恶极,杀了他都不过分,怎能给他松绑呢?”

????刘循的口气不容置疑,“他不过一介文弱书生,你还担心他跑了吗?”

????王虎低声嘟囔了一句,不情不愿的走过去,解开了绑绳。

????刘循目光直视着法正,冷笑道:“法正!真没想到,你会主动来见我。”

????法正自嘲的笑了,“即便我不来,恐怕用不了多久,公子也会去见我的。”

????刘循道:“涪城虽说四周一片汪洋,但我并没有派兵围城,你为何没有逃走呢?只身来见我,不怕我杀了你吗?”

????法正点点头:“若我想逃走并不难,即便各处关隘都有重兵把守,无法离开益州,我也有办法不让公子寻到我的踪迹,可今后我也只能隐居避世,默默等待生命的终结,我法正宁愿轰轰烈烈,也绝不苟且偷生!”

????“你不怕死?”

????刘循拔出了宝剑,熟练的在手中挥了几下,寒光闪闪,帐中登时气氛变得紧张了许多。

????法正眼睛不眨的盯着刘循,更确切的说是盯着他手中的剑。

????法正平静的说:“这世上没有几个人不怕死,我自然也不例外,我这次来见公子,就是想跟公子推心置腹的谈一谈,看看能不能保住我这条命。”

????刘循眼中浮出一丝笑意,一摆手:“反正杀你也不急于一时,坐吧。”

????法正也不客气,径直入座,随即他问道:“不知刘备现在怎么样了?”

????刘循敏锐的发现,法正对刘备的称呼,变了!他并没有称其为主公,而是直呼其名。

????刘循冷冷的说:“刘备已被我困在山上五天了,兵无斗志,粮尽势穷,身边勉强还有两三千的士兵,明日一早,我就下令攻山。”

????法正轻叹了一声,“果然不出我所料,刘备败局已定,即便诸葛亮赶来,也无力回天。”

????刘循半开玩笑的说:“我身边只有两三万兵马,刘备的援兵如果来的足够多,足够强,我未必能挡得住。”

????法正忍不住笑了,脸上流出莫测高深的表情,“公子!你在说笑吧,即使刘备援兵来的再多,也无济于事,因为你还有一路人马现在由马超统帅。”

????刘循点点头,“你知道马超现在何处?”

????法正不假思索,脱口而出,“此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法正的语气十分肯定,凭他的推测,从葭萌关换防后的马超,一定就在断臂山附近。

????不出法正所料,刘循的确把马超安置在离此不远的地方。

????本来刘循很想马上接见马超,为他摆酒接风,好好的认识一下,可黄权却提醒刘循,不能让马超直接来跟刘循汇合。

????首先,刘循身边兵力不过才三两万,马超身边不下一万多人。

????即便马超已经归降了,也不能直接带大军出现在刘循的身边,黄权身为随军主薄,有必要把所有的危险都排除在外。

????不是不信任马超,但该有的防备,绝不能忽视!

????马超初来乍到,刚刚归附,带的又是汉中的兵马,直接让这么多人一下子出现在刘循的身边,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有顾虑的。

????另外,虽说诸葛亮被挡在了江州,但战事瞬息万变,什么样的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如果援兵突然杀到,绝对是个威胁,而马超的兵马留在外围,可随时策应,前来支援。

????黄权的能力,已经不需要证明,连续几次为刘循出谋献计,为刘循扭转战局,黄权功不可没。

????劝说刘循给曹操写信,让刘循名正言顺的获得朝廷的认可,加封辅汉将军,当阳侯!

????涪城以南的百姓,也是黄权提醒刘循及时迁走,让郑度的绝户计更加完美。

????在雒城抵挡刘备大军,黄权大大小小的事情,也都做的尽善尽美,堪称刘循的得力臂膀。

????劝降马超,这更是奇功一件,尤其难得的是,黄权不仅说服了马超和庞德,还顺手让马超赚了一万多人马,给刘循献上了一份大礼。

????这还不算完,把马超布置在断臂山外围,在体现黄权谨慎的同时,也为防备有可能出现的援兵,布置了一手妙棋。

????刘循很纳闷,法正已经承认自己怕死,如果不怕死的话,他也不会来找自己谈判了。

????“这么说,你此行的目的,是想让我饶过你,保住你的性命?”

????面对刘循的提问,法正面色不变,坦然的点了点头:“我知道公子怨恨我,怪我出卖先主,出卖益州,可我还是想说,希望公子能既往不咎,让我投奔你,为公子效命。”

????刘循冷冷的看着法正,语气轻蔑的说:“就因为你,益州险些落入刘备之手,即便我守住了益州,可经此一战,我益州上上下下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数万名将士洒血疆场、几十万百姓背井离乡迁往别处、钱粮辎重消耗更是不计其数,还有……我父亲也死在了这场战争中,法正,你居然希望我饶过你,准你为我效力?”

????法正的回答,直来直去,他丝毫没有为自己辩解的意思,“不错!是我害了这么多人,公子如果要杀我,我不怪任何人。人无论做任何事,都要付出代价,成王败寇,输了就是输了,任何解释都毫无意义。”

????当初法正把赌注押在刘备身上,只是没想到,刘备会输的这么快,这么惨!输的这么一败涂地!

????法正很坦然,他虽然害怕死,但绝不会像别人那样吓的屁滚尿流,毫无气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