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晨,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李胖子肝了一宿的游戏,早已经睡的昏天地暗,打着呼噜,林泽这才站起身,推开了门。

????“影…呜呜”

????袁莉拎着一袋早餐,脸上带着笑容,正要开口说话,林泽的脸一黑,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小声提醒道。

????“平常不要随意叫代号,叫我张凡平就行!”

????“好的,凡平大哥,给,你的早餐!”

????眨了眨大眼睛,袁莉点了点头,表示一切了解,但她的眼中并无惊讶之意,毕竟她昨晚可是通宵调查了宿舍表,早知道了,不过这想必也是个假名吧!

????随手关上门,接过早餐,林泽一边下楼梯,一边拿着包子往嘴里塞,确实有点饿了,昨天一天都没吃,谁叫老板娘还没付工资就凉凉了。

????走到哪,袁莉就跟到哪,其背着双手,时不时理理发梢,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眼巴巴地盯着林泽,对此林泽瞥了她一眼,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我要出去调查一些东西,你留守这里,要是出现什么情况及时打电话通知我,对了,在电话里也不要乱说话!”

????“我能不能也一起去啊?”

????“不行!你要记住,从踏出那一步开始,平凡世界的大门已经对你关闭,我们不是在玩过家家的游戏,一步走错,那就是死!”

????“好吧!”

????被严厉批评了一句,袁莉微微瘪了瘪嘴,有那么严重吗?但也只能不情愿地点了点头,唉,不让她多混点资历,什么时候才能转正呀!

????没有理会那点小事,大街小巷,人来人往,繁荣依旧,浑然不知世界已然发生变化,林泽只是静静地走着,跟那些逛街购物的年轻人没什么一样,只是他的余光一直打量着四周。

????这时,一队队军车井然有序地呼啸而过,上面坐满了全副武装的士兵,威风凛凛,拥挤的车辆纷纷让开了一条道路,引得不少民众议论拍照。

????微微瞥了一眼,军队开始接手了吗?也对,毕竟临城可不是什么小城市,人口数千万,经济发达,哪怕出现一丁点情况,整个国家那也是伤筋动骨。

????步伐不停,突然,四周的环境一变,仿佛有一个彩笔刷过,为这天地画上了昏暗的色彩,繁杂的市井声消失,取而代之是凄厉、诡异的嘶吼,以及一些惶恐、绝望的大叫声。

????察觉到了什么异常动静,谨慎起见,林泽的右手直接插进附近的墙壁,迅速爬进了一栋楼,安安静静地趴在三楼的窗户边往外看。

????远处,七八个普通人恐惧地哭喊着,四处逃窜,而在他们的身后,一个烂泥尸堆般的怪物全身蠕动,不急不缓,几个畸形的脑袋摇头晃脑,有的低哼,有的咆哮,有的幽怨,等等,不一而是。

????缩了缩脑袋,林泽按耐住了内心中那一瞬间想要见义勇为的想法,虽然稍微有些愧疚之意,但他自己其实也就是个粉嫩新人,没必要为了一群陌生人冒生命危险。

????接连受到异界者以及诡境之主的思维渲染,连林泽自己也不清楚他何时已变得渐渐冷漠、自私,或许这就是代价…想要杀死一个恶魔,只有成为另一个恶魔!

????不一会儿,毫无例外,这些人全都被一一残忍杀死,对方这才开始进食,随着消化、融合这些尸体,它长出更多的手脚和脑袋,变得更加臃肿庞大。

????见此,林泽终于忍不住出手了,他特意来找这些诡异事件不就是希望能偷点尸体吗?也正如他所想,这些怪物的效率可比他高多了,而且还不用怕被追查到。

????哪怕他也不得不承认这渐渐乱起来的世道有坏处也有好处,至少他的生存范围开始扩大了!

????从三楼跳出,林泽二话不说便扑向了两具早已看好的尸体,与常人不同,融合血骨右臂的他能模糊感知到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比如这两具尸骨就沾染了极多的恐惧,绝对的大补品。

????正在进食的肉团动作一顿,所有的脑袋齐齐转过来,一双双眼睛散发幽光,死死地盯着这个乱入者,满是仇怨和贪婪之色。

????轰隆一声,十几双手脚齐齐一蹬地,对方那臃肿的身躯如同炮弹般冲来,根本来不及反应,林泽直接被撞飞了出去。

????“至少是二次进化的层次!”

????胸口凹陷了不少,大量的鲜血从嘴角流出,甚至混杂着一些破碎的内脏,失算了,这个鬼东西竟然还懂得藏拙,是个灵活的大胖子,以他如今的状态,根本不可能如计划那样逃出去。

????毫不犹豫,抬起右手插进了身旁尸体的胸口中,抓住了心脏旁的一块异常肋骨,骨爪瞬间将其吸收,再次重复插入了另一具尸体中。

????吸收了两根饱含恐惧的骨头,血骨右臂此时看起来变得更加鲜红,林泽勉强爬了起来,但也仅此而已,至于离二次进化阶段,那可还有不小的距离。

????别以为现实世界都会像中的主角那样,一不小心就在生死关头恰好升级,实力提升,然后反杀敌人。

????一颗颗头颅360度转动,狰狞地嘶鸣了一声,肉团怪物再次化为一颗炮弹,呼啸的风声袭来,瞳孔一缩,但林泽没有选择躲闪,躲过一次又能如何,直接伸出最为坚韧的右臂挡在胸前。

????轰的一声,整个人倒飞了出去,撞穿了十几栋房屋,骨裂的咔嚓声响起,连右臂的血骨都被硬生生撞断了几根,损伤不小。

????林泽没有选择去止住自己的身形,反而借着这股冲力连滚带爬地逃了数百米,挣扎着爬起来,不顾伤势地逃跑。

????肉团怪物愣了几秒,愤怒地嘶鸣着,瞬间化为炮弹追了上去,只是弹了几下,它的身形不禁一顿,有些不甘看着林泽的背影,可惜那个方向它不敢越界。

????“逃出来了!”

????嘈杂的声音在耳边再次响起,满身鲜血的林泽松了口气,感觉昏沉沉的,也顾不得周围那些惊疑不定甚至拿出手机拍照的民众,急忙向着偏僻的方向逃了出去!

????只是…恐怕他的身份是瞒不住了,但也没有办法啊,毕竟那种生死攸关的时刻,他根本没有那个心思和时间去伪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