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沐风与巫媛媛根本不敢停留,一直跑了足足一个多时辰,才因为力竭不得不休息。等到喘了几口气,内力恢复了一些,再度疾奔。

????这样又过了一段时间,确定四下没有任何动静,卓沐风方才气喘吁吁地停下,粗着气道:“应该摆脱了。”

????二人背靠着一株大树,山间晚风吹来,带走因耗力过度而产生的燥热,同时令二人舒服地长嘘一口气。

????巫大小姐想到脱离了虎口,自是欣喜难言,鼻中闻到身旁男子的青草味道,想到对方为了自己置身险境,一时间柔意绵绵,整个娇躯都偎在卓沐风身旁。

????她状似无意地问道:“喂,你的武功怎么变那么厉害,连张茹都不怕?”

????就知道这女人好奇心重,肯定不会放过自己,卓沐风发过誓不会欺骗,只好硬着头皮道:“在隐村的时候,遇到了一条蛇……”

????他将魔龙之事说出,只不过省去了许多惊险的环节。巫大小姐不由惊道:“世上还有这种生物?”

????也难怪她反应那么大,魔龙的存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超出了江湖的认知,纵是各大顶级门派也没有相关记载。

????若不是巫大小姐亲眼见证了卓沐风无惧张茹的一幕,怕是根本不会相信。

????她直起身子,上下端详着卓沐风,忽然出手如电,在卓沐风的措手不及中,一记携带着内力的重拳打在他的手臂上。

????咚!

????秀拳刚刚砸在手臂表面,一股奇特的力量忽然涌出,将巫媛媛推开,反震得她拳头发酸,娇躯朝后仰了仰。

????“咦,还真是?”巫大小姐瞪圆了眼睛,以一种奇异的目光看向卓沐风。

????卓沐风却捂着手臂,直抽气道:“你是不是疯了?我虽然有怪力保护,但也会痛的好吗!”

????别看他之前接住张茹的一掌很潇洒,孰不知,腕骨到现在还在滋滋泛痛,无法随意做出动作。

????巫媛媛哼道:“得了便宜还卖乖,你这家伙还真是好运。对了,一开始在洞里问你的时候,你怎么没说这件事?”

????一想到卓沐风故意隐瞒,好像在防备她似的,巫大小姐心里就很不舒服。

????卓沐风没好气道:“当时宫咸在边上,我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杀了他,这种事怎么能泄露给外人?”

????巫大小姐反问:“那你怎么告诉我了?”

????卓大官人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你又不是外人,只要你问我,任何东西我都不会隐瞒你。”

????这话一出来,巫大小姐的疙瘩顿时不见,芳心甜如蜜,一对美眸黏糊糊地望着卓大官人,嘴上不在意地笑道:“还算你识相。”

????眸光转动,突然发现卓沐风的右手腕粗胀了整整一圈,又青又紫,显然是被张茹打出来的。可他之前还装得若无其事,不禁心痛地将之捧起:“痛不痛?”

????卓沐风一脸后怕地笑道:“痛算什么,没废掉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巫媛媛眼眶微红,忽然低下头,用那张丰润的红唇亲了亲手腕的红肿处,又将它贴在脸上。她永远记得,这里是为她受伤的。

????耳边传来卓沐风的倒吸冷气声,惊醒了巫大美人,不由抬起头,小脸上布满了紧张之色:“怎么,是不是弄痛你了?”

????卓沐风连忙摇头,他有些不舍刚才的感觉,心中忽然生出一个邪恶的念头,蛊惑道:“大小姐,你能不能再像刚才一样亲亲我?”

????巫大小姐哪知道这厮的龌龊,一想到自己情动之下,居然会干出刚才那等不要脸的事,顿时脸飞红霞,连忙摇头并甩开卓沐风的手:“不行,你休想!”

????“嘶……啊……”卓大官人仰天抽气,抱着手臂,一副快要痛死过去的样子。

????“我又弄痛你了?”巫大小姐连忙抓住他的手,将红肿的手腕抬到面前。

????卓沐风点头如捣蒜:“是啊,我看这样下去,没有个把月休想恢复,只怕连喝水吃饭都有些困难。”

????巫媛媛连忙安慰他:“没事的,等回到三江盟,我一定找扁神医给你医治,相信很快就能让你恢复如初。”

????卓沐风苦笑:“时间耽搁那么久,怕是要受不少罪。不过没关系,为了大小姐,我受任何罪都甘之如饴。”

????巫媛媛一脸感动道:“卓沐风,你对我实在太好了。”顿了顿,忽又羞涩道:“你很想我那样吗?那,那,那我就帮帮你……不过你可不能跟别人说喔。”

????卓沐风心中大爽,道:“巫冠廷,你何必明知故问。让你的人老实交代,这段时间去了哪里,又干了什么事,若有隐瞒和不实,休怪我等不客气!”

????说话间,锐利的双瞳笔直盯着孟九霄。

????孟九霄好歹也是三江盟数一数二的大人物,岳超却如此不客气,当即令闵怀香等人暗怒。

????可不等他们说什么,巫冠廷已当先喝道:“你算什么东西,有何资格盘问孟神君?”

????这一声雷霆大喝,惊得在场所有人倍感愕然,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就连闵怀香等人都不例外。

????素来温文尔雅的巫冠廷,不仅直接驳了岳超的面子,而且当众喝骂对方,比岳超还要强势!

????气氛陡然紧张起来,黑夜山庄上上下下,莫不神情大变,愤怒地望向巫冠廷和三江盟众人。

????但也有不少局外人,此刻对巫冠廷唯有叹服。

????此前各派前往巫府,巫冠廷始终笑脸相迎,以柔和手段化解冲突。

????而今各派以更强的阵容前来,面对岳超的以势压人,他反而争锋相对,就是要让所有人知道,他的退让只是谦逊,并非害怕,三江盟不容任何人欺辱!